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资讯首页兼职快讯社会热点猎人之道兼职技巧兼职故事劳动法规励志文章职场笑话
你的位置:400兼职网 >> 兼职资讯 >> 兼职故事 >> 列表

在大城市里找不到工作的打工妹

发布者:ezhannet   来源:网络   时间:2010/5/1 23:58:13   点击:3333

  见到刘晓丽时,她正在租来的房子里吃午饭,一次性饭盒里一份土豆炒肉丝,一份炒豆芽,3元钱。她说这比家乡那边还是贵了不少。午饭是从下面的集体食堂买的,晓丽现在住的是一家进修学校的集体宿舍,一个月180元的房租,她付了3个月的预付和100元押金。“目前我还没找到工作。”这个有着小麦肤色的北方女孩不好意思地说,眼睛里满是黯淡,“现在还是欠着朋友的钱。”

  “3月初的上海,我来了”

  刘晓丽出生在山东一个小县城里,高中毕业后进了济南一所财经院校读金融大专。去年6月毕业后,她在济南的一个运输公司里做了一段时间的调度员,“生活实在太平淡了,我想尝试新鲜的东西。总不能一辈子对着这些汽车、单据、表格吧”她说。晓丽自幼是家里最听话的孩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晓丽却不想再听从父母“女孩子要稳定”的教导,不想再像高考时那样,做会计的父亲说“你学金融吧”,她就填了财经院校,“那时什么也不懂,父母说什么,我就干什么,进了学校后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那些数字之类!”晓丽决定做一次不听话的孩子,她瞒着父母辞了职,怀揣着自己的1000元积蓄,偷偷买了南下的火车票。 

  那是3月18号的早晨,9点左右她走出了火车站。人潮如涌,火车站附近脏脏的,乱乱的,上海以初春的寒冷迎接着她。走出火车站,她先在附近的小摊上买了份上海地图,又买了一份5元钱的盒饭,这10元钱是她在上海的第一次消费。“当时觉得好贵!”她说,“那时还是以家乡的消费标准看上海吧,东西这么贵还真不适应。”接着她买了张电话卡,给一个高中同学小凤打了电话。小凤是晓丽的高中好友,因为在上海的亲戚给她找了份事做,高中毕业后就来上海在一家小公司工作。电话里小凤吓死了,根本没料到晓丽怎么说来就来了上海。她叫晓丽在附近乘一辆公交车,去小凤所在的杨浦区。下了公交车,晓丽被等候在站台的小凤带进了她住的公司宿舍。单人宿舍,小凤收拾得挺干净,这几年她也换了几个公司,后来还是亲戚推荐的这家公司不错,她也就安定下来。住了几天,晓丽要出去找房子了,毕竟不能老是打扰小凤啊。

  新的住处,新的开始,新的希望

  晓丽在小凤的帮助下找到了现在的房子,和一些进修生住在集体宿舍里,按床铺算价钱。她和3个女生住在三楼,巴掌大的地方,朝北的房子,上下铺。同一楼层公用一个水房,一个厕所。“感觉还不错吧,就像我上学时住的房子。不过还是很贵啊,我带的钱大部分都交了进去。”几个女孩也是来自外地,在进修。晓丽给父母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在上海了,父母吓了一跳,也没有怪罪,说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生活,那么就好好奋斗吧。母亲还特意叮嘱,缺钱了给家里说。晓丽鼻子一酸,静静地流泪了。原本是想逃离平淡,逃离被父母安排的生活,天下也惟有父母之心,可以在女儿叛逆时依旧向她敞开心怀。晓丽从此开始了新生活,她的独自在外闯荡的生活。

  “工作,你在哪里?”

  小凤叮嘱晓丽,在上海找工作要多看报纸,多关注招聘会。晓丽每天都会买一些《人才市场报》,《职场指南》等,搜集招聘信息。看到合适的都剪下来,再寄简历,发邮件之类。还好附近有网吧,上网还是比较方便。“太贵了,有时你在那里坐在电脑前忙一会儿,还没发几个简历呢,不知不觉就两个小时了,5块钱哪。还有买报纸、杂志,实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晓丽找的主要是一些文员,前台接待之类工作。她觉得自己学历不高,自然对报纸上那些“英语六级”或“大学本科”或“日语流利”之类的招聘望而却步。相反,对于自己的专业,她倒是不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所以,选择面也不宽。招聘会也是很多,周末在万体馆、虹口足球场举行的一些招聘会晓丽也经常光顾,不过也没碰到什么合适的,倒是花了不少路费。“公车,转轻轨,再转地铁,来来回回一天仅路费就十几块,还不算在外面吃的午饭!”虹口足球场上次的女性招聘专场,晓丽拉了同住的一个女生一起去,因为她觉得自己刚来上海,什么都不熟悉,还是跟人一起比较方便。人太多了,招聘单位都很不错,可是晓丽觉得没有适合自己的,它们的要求太高了,基本上都是要求本科。在现场晓丽连份简历都没敢投,没有自信地灰溜溜地回去了。路上她感慨万千,或许自己太冲动了,呆在济南不是挺好吗?轻轨外高楼林立的世界,远处还能看到那高耸的金茂和东方明珠,可是这一切永远只能是她眼里的风景。风景而已。陌生的人们,冷漠的面孔,轻轨里静得可怕,只有高速行驶的列车发出的轰隆声。人人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吧。晓丽不禁怀念起那遥远的济南,那张张热情的脸,那公交车上人们热闹的谈论,挤挤嚷嚷。虽然吵闹,却让人感到温暖的真实。

“北方人在这里总是感到不自然,地域差异。还有语言是很难的一道坎儿。我刚来上海上了公交车,售票员用上海话说两元,我一下子懵了,这说的是什么呀?后来她改口普通话我才听懂。从来没想像过有这样的语言!”现在晓丽还是听不懂上海话,别人一说她就如坠云雾中。在招聘之中,她强烈地感受到了语言问题的重要性。不仅招聘广告上写着“有上海户口者优先”或“懂沪语”,一次她去面试,坐下来时考官满脸堆笑地说:“你是上海人吧?”晓丽摇摇头。考官的脸马上变了,语气不再热情,例行公事地问了她一些基本问题。后来自然没有下文。

  时间一天天过去,工作依然没有着落,晓丽带来的1000元早已花光,而她总是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自己这么大了,还靠父母养活,真是太对不住在小城里操劳的他们了。没办法,她向小凤借了钱,自己呢,也更加节省。一次次地投简历、面试,总是失望而归。原来的标准一再降低,甚至她觉得只要这份工作一个月给她800块,她就去干。独在异乡为异客,从小没出过远门的晓丽更加觉得孤独,没有工作,心里时刻都不安稳。另外一个令她担心的事情是不断遇到“皮包公司”,她笑言已经碰到超过5家了,都总结出它们的模式了:“这种公司都是在偏僻的居民楼里,或者是租来的民房,好不容易找到进去了,是一间空荡的房子,一男一女,几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一部电话。然后他们俩一个劲儿劝说你加入公司,用的语句都出奇一致,什么我们公司业务很大,你进来只试用两个月就转正,明天这个职位就不招人了。两个人在那里唱双簧,到最后才说要交150元押金。见你犹豫,他们会说那么我可以私下给你便宜点,100怎么样?”在济南经历过找工作的晓丽自然不会上当,这些公司害得她跑很远去面试,然后失望而归,交通费的损失算下来也不少啊。“所以你看到报纸上那些条件很优厚的公司,一般别去!十有八九就是假公司,骗钱的。”晓丽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皮包公司”?并且都堂而皇之地在很权威的报纸上招聘?

  “还钱,我不能回头”

  “我现在是想回头都不行了,欠着朋友的钱呢。”这位22岁的女孩无奈地笑了,“只有拼命找工作,一定要赚钱还钱。”再也没有当初的活泼热情,闯荡的热心被无情的现实狠狠击碎,连自信都一点点消失。晓丽说她现在是从未有过的自卑,从来没有这样失败过,来上海快3个月了,可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偶尔在朋友介绍下做几份发传单之类的兼职,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未来?我现在还没有未来,只有自己一天天找工作,四处跑。说实话,有一点后悔,我不该这么冒冒失失地跑出来,可是现在我没考虑回家,想的只是找工作。”望着西边落下的红日,她的眼里满是疲倦……

网友留言